李飞羽(1809-1890),字能然,河北省深县人。由于他曾在山西务农,故又被称为「李老农」。后世常将他的名字当成「李洛能」,便属「李老农」的音误。

现时武术界普遍都奉李飞羽为形意之祖,然相较于其他开宗立派的名家,李飞羽可算是大器晚成的一个。他自幼在家乡研习「花拳」(相传创自奇人甘凤池,与查、华、炮、红合称「五大长拳」),但却一直苦无名师指点。及至中年以后,他才真正开展了自己的武学生涯。

据闻当时李飞羽去了山西太谷经商,并在祁县遇到一位名曰郭维汉的拳师。郭维汉见李飞羽也是懂武之人,便与他稍稍交流了枪术。结果李飞羽很快就被其打倒,当即生出了拜师的念头。郭维汉遂把他引廌给到自己所属的戴氏心意拳门下。

至于李飞羽在心意门内学艺的故事则有二,较为主流的说法是指他在37岁那年,拜了戴氏心意拳师祖——戴龙邦(1713—1802,心意拳第三代传人)为师。起初两年,李飞羽只学得了五行拳中的噼拳和半趟连环拳套路。及至戴龙邦母亲的八十岁寿宴那天,众弟子轮番在庙堂裡演示各种拳术,而李飞羽只能示范最基本的几式。戴龙邦的母亲细问之下,才知道了他这两年只学会如此几招。她认为李飞羽虽然所学有限,但两年间仍孜孜不捲日夕锻炼,足见其人性格敦厚。她训示戴龙邦要好好栽培李飞羽,定要让他学全心意拳。

由那天开始,戴龙邦便对李飞羽倾囊相授。而李飞羽为了专心学艺,又在师门附近租地十馀亩,白天种菜、晚上就立刻到戴龙邦处练武。经过十年时间苦练,李飞羽终于将心意六合拳学全,并获得了戴龙邦的认可。

另一个故事则指李飞羽在入门之时,戴龙邦已经逝世。他的师父其实是戴龙邦的侄儿戴二闾(一说为戴龙邦的儿子)。基于不传外姓人的祖训,戴二闾起初并不想收他为徒。于是乎李飞羽在祁县租地种菜,并每日为戴家免费送菜,期望能够打动戴二闾。三年尔后,戴二闾终于被他所感动。在戴母的同意下,戴二闾正式收李飞羽为徒,将心意拳的诀窍尽数授予他。

姑勿论上述的说法何者为真,可以肯定的是,李飞羽确实曾在心意六合门深造过一段很长时间。另一方面,虽然心意六合拳对李飞羽的影响力极其巨大,但李飞羽的武术修为亦绝不止于心意六合拳。当回到家乡河北后,他就不断尝试将心意拳融入早年所学的花拳技巧,同时又引进了道家的内炼理论,最终创下了「形意」一脉。

道光二十九年(1849年),武艺大成的李飞羽接受太谷富商孟孛如之聘,到孟宅担任护院。正是在这段期间,李飞羽认识了武学天份甚高的车毅斋,并在咸丰六年(1856年)正式收他为徒,车毅斋便由此成为了形意拳的首位传人。此后十年间,李飞羽再收了郭云深、刘奇兰、刘晓兰、贺运亨、李广亨、宋世荣、宋世德八人为徒,后世将之合称为形意门的「八大弟子」。他们在武技上各擅胜长,几乎每个人都是是独当一面的宗师。而李飞羽则与八卦掌董海川、太极拳杨露禅齐名一时,成为了清代最着名的三位武术家,甚至有人将李飞羽冠以「神拳」之名,足见他的地位。

1890年,李飞羽在家中离世,享年81岁。在他殁后,他的八位弟子按照各自的打法特色,分成了河北派、山西派、河南派等,继续将形意拳传扬四方。而后世的武学宗师,如李存义、张占魁、薛颠等,许多亦是形意拳的习者。可以说,李飞羽对武术界的贡献,实是横跨百年之久。而他不畏艰辛、敢于採各所长以突破自己的精神,亦绝对值得后人学习。

主要参考资料:
山中札记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