姚宗勋(1917—1985),浙江杭县人,后来举家移居至北平(即后来的北京)。他自幼跟随一名洪姓拳师研习弹腿及形意拳,在北平的年青武者间略有名气。1937年,姚宗勋正在中国大学文学系读书,适逢意拳创始人王芗斋到访。姚宗勋的师父遂与一众弟子登门拜会,并要求与王芗斋即席切磋。结果洪姓拳师施尽溷身解数,均被王芗斋轻击退老远。心悦盛服的他,立即向王芗斋请教意拳技艺,其后更率领弟子拜入王芗斋门下。自此,姚宗勋便成为了意拳的第二代传人。

意拳讲究桩劲和意念相配合,同时援引了很多新兴的科学知识作理论依据,这点让年轻的姚宗勋甚为受落。仅仅三年之间,姚宗勋就已经掌握了意拳的精粹,王芗斋亦对这名弟子大表欣赏。甚至有传姚宗勋曾得王芗斋赐字「继斋」,意谓他乃自己的衣缺传人。

自1940年开始,王芗斋陆续于北平的报章上撰文,一方面向民众介绍意拳拳理,同时亦批判了中国武术的传统陋习(详见《意拳汇宗》一书)。此举旋即引起了巨大反响,不少人都扬言要击败王芗斋,以捍卫门派声誉。另外,亦有些旅居中国的日藉武者,希望能在王芗斋身上赢取名声。所以在往后八年间,王芗斋经常都要跟人切磋较技,而姚宗勋则担当着「守门人」的角色,替师父接下部分比武。最终他不负所托,让意拳进一步得到武术界认可。而他本人也扬名四方,成为了继王芗斋后,意拳的另一个代表人物。

然而,成名后的姚宗勋并没有就此满足,他继续吸收不同的武术和运动知识,尤其看重拳击的训练模式。他认为拳击比赛的护具,同样适合应用在传统武术的体系当中。而拳击的打法和战术,亦可以跟意拳的理论相辅相承:

(高阶的意拳习者会戴上拳套和护具进行搏击练习,称之为「实作」。除了常见的拳击技法外,还可以见到很多拍打动作,这就是意拳的独有打法之一)

1949年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武术界随之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调整,新兴的意拳亦不例外。王芗斋便去到了河北的保定中医医院,专门研究桩功对治疗慢性疾病的功效,直至两年后逝世为止。而姚宗勋则与多个体育团体接触,如北京足球队、北京举重队、国家游泳队等,尝试将意拳的原理应用到其他项目。与此同时,他又培训出薄家聪、张鸿诚等杰出弟子,令意拳一脉保持不衰。

文化大革命爆发后,姚宗勋被下放到北京城外的农村地区。由于其时难以公开授武,姚宗勋遂将大部分的心力放到两个儿子——姚承光及姚承荣身上。及至文革结束之时,他们俱已经成长为独当一面的拳家,而姚宗勋十多年来的清贫生活,亦终于迎来了曙光。

80年代初,在北京市的体育委员会邀请下,姚宗勋于先农坛体育场创办了「北京市武术协会意拳研究室」,并亲自出任会长一职。同年他又被聘为北京市武术协会顾问,象微意拳正式进入武术界主流。由此,全国各地的意拳组织纷纷成。香港富商霍震寰先生亦是在这段期间,与姚宗勋进行了多次书信来往,最终在1982年邀得他访港传艺。

1984年,年届67岁的姚宗勋确诊血癌。他在病塌上汇聚自己的毕生心血,写成了《意拳——中国现代实战拳术》一书,是继王芗斋的《拳道中枢》之后,又一部意拳的经典作品。而他本人则在翌年初离世,被安葬于北京万安公墓。

在他离开尔后,姚承光、姚承荣两兄弟继承衣钵,分别出任了北京武协意拳研究会的正副会长职位。姚承荣亦另外开办了一所「中意武馆」,至今依然是中国意拳的「圣地」。

《意拳——中國現代實戰拳學》是姚宗勛的遺世之作,亦是第一本圖文並茂介紹意拳技法的專著,圖片擷取自http://bit.ly/2C2na3v